被踐踏還喊爽!

廣告,雖然是商家們為了促銷,自己花錢透過媒體向消費者傳達其產品特點,期盼達到更好的銷售業績;但是不可否認,經過設計的廣告亦可能附帶發揮教育、理念傳達、視聽欣賞 …… 等其他延伸功能,絕對是不容忽視的。五花八門的電視廣告中,我們不難發現有些甚為精彩的廣告值得我們一看再看,甚至懷念。生態教育、關懷弱老、家庭觀念強化、歷史映像 …… 等主題廣告,無形中增加我們對商家的用心感到敬佩,也讓我們消費的同時樂於選用其產品。

值得一提的,有些廣告其中所作的隱喻,卻在社會中扮演極為負面的效果。更嚴重的是這樣的 “壞廣告” 在商家投注大量金錢,透過聲光媒體包送到每個家庭中,長期且密集的對家中大小給予洗腦式的傷害;甚至還得到某種程度的「讚賞」。試問,我們對這樣的現象可曾發出批判或抵制的聲音嗎?

一賣信用卡廣告,女主角於眾人面前對著未婚先生大吼大叫、呼來喚去,男主角低聲下氣,這難道就代表女權高張嗎?又一賣麵的廣告,男主角背著「外表極度糟蹋」狀的妻子,心繫鄰家女子暗示偷香,這是什麼樣的家庭寫照?而我們卻長期接受了這樣的廣告,是否意味台灣社會如此墮落?這樣的廣告陪伴兒女們成長,多可怕呀!

更有一「轟炸式」的 “老手帶新手” 系列廣告,賣的是行動電信系統,此系列廣告的大手筆令人咋舌,不但幾乎囊括所有頻道還普及各時段播出,推出至今版本眾多,手法細膩,但訴求始終如一。此複合語廣告有兩要角,表達落伍與先進,操台語對白的老手,性格為傳統、低俗、臭屁、不加思考、驕傲、衝動、馬後炮、能力差,更帶有嚴重的「奴性」,還配個「糟糕」的妻子,有如「過時」的人物。而另一位新手,說的是中語,卻集先進、優秀、聰明、冷靜、溫文、能力廣泛於一身,還有顆關懷的心,配個「優美」女友。在這樣的廣告薰陶之下,很自然的讓人鄙視「說台語」者,仰慕「操中語」的。長期以來,「說台語」為低俗者、草民的價值觀,在這一系列廣告發揮得淋漓盡致,而且還大受歡迎,更有賣酒的廣告商也來個仿冒版,消費大眾們真是被踐踏還喊爽。為何我們那麼沒有判斷力?

如果廣大消費者能夠覺醒,強烈抵制那些欺負我們的廣告,拒絕消費旗下產品,這種嚴重危害社會和家庭的廣告自然就會消失掉,不但可以淨化社會,更是解救自己的家庭。

Lim Bun-hoa (林文華) 1999/1/6

思考“上帝的旨意”

謙誠的基督教徒們,每個禮拜天都會抱著愉快的心情上教堂。這是一種習慣呢?還是僅想以此表明自己的信仰而已?

美國總統要訪問中國,其行程與議題的安排,萬分複雜且困難,打從接機細節至元首間的見面寒暄,全都在全球媒體緊盯中「高來高去」。雖然如此,柯林頓總統仍然安排在週日上了中國的教堂。

我們可曾自省:我是否用心上教堂?是否努力思考過上帝的旨意究竟是什麼?

或許有人會說:我不偷不搶不侵犯他人、我不犯十戒,難道這還不夠嗎?

我們都知道,世上萬物都是上帝創造的,包括所有生物與各種物質。然長期以來,自稱是 “文明人” 的我們一直都犯了嚴重的錯誤,以為只有人類需要上帝的眷顧,人類是所有生物中最偉大的;自認為 “聰明” 的現代人,更是只知道追求物質生活的享受,對於地球上的生物資源與非生物資源予取予求。我們確實忘記了當初上帝創造這個世界原重點為 “生物多樣性” ,我們更不去遵循 “與大自然和諧相處” 的紀律。

教科書上讀到:工業革命帶來了人類生活的快速改善。與其說是 “改善” ,不如說是 “改變” 。我們常把 “人定勝天” 掛在嘴邊,更把老祖宗「敬神畏天」的種種生活規範拋諸腦後。笨吶!我們真是有夠笨,迷信科技的結果,弄得地球面目全非,更連累了其他生物種的生存。為了追求工業發展,大量的二氧化碳、硫化物、氟氯化碳 …… 等物質排放到空中,造成了溫室效應、酸雨、臭氧層破洞 …… 等,一連串相關的嚴重問題及其他衍生性效應。

真是自作孽呀!報載行政院長蕭萬長說:「台灣西部都快沒地方住了!」試想,台灣面積才三萬多平方公里,人口卻超過兩千一百萬,人口密度為世界第二。但事實上,台灣超過一半面積為山地,人口大多聚居於西部平原,其實際人口密度早就是全球第一了。那麼,西部已經到了如此慘狀,台灣不就 “淪陷” 了?

台灣擁有好美好美變化多端的海岸線、蜿蜒的河道、潔淨的沙灘、充滿生機的濕地、高聳的山勢 …… ,一件件上帝的精心傑作,為何我們要去破壞掉呢?取而代之的卻是醜陋的人工建築、消波塊、攔沙霸 …… 。 “人定勝天” 的偉大建設一一破功,數萬年來的自然平衡卻在數十年中被我們給改變了,號稱高所得的台灣人到頭來仍然無法逃脫大自然的 “反撲” ,災禍連連。

想做好心人,該如何呢?我們都做對了嗎?

對於貧窮的非洲及其他落後國家,每天都要餓死許多人。基於憐憫舉辦活動,勸募大量救濟物資,每年往這些地區送,這樣就夠了嗎?殊不知,就因為更多人被救活了,相對的又有更多人需要生活必須砍樹闢地,先進國家更從這些地區豪取資源,需索無度。台灣每年投入多少資源救助中國困苦的人民,卻慣壞中國統治者,反過來以更強大的軍事相向。我們自己不做好保守上帝所給予的寶貴國度,盲目糟蹋這一片土地的結果,強加給下一代更嚴重的負債 ── 土地不能住,水不能喝,空氣 …… 。究竟上帝的旨意如何?我們可曾用心思考這個高深的課題?

汽球爆炸,碰 ── 一聲;瓦斯爆炸,人死一堆好可怕;那麼, “人口” 爆炸呢?

全球人口歷經數百萬年才於 1957 年達到 30 億,但第二個 30 億人口卻僅僅花了 40 年的時間,也就是將於明年年中會突破 60 億人。森林是人類賴以存活的肺葉,地球上的森林面積卻已經消失掉了三分之二,目前還在萎縮當中,平均每秒鐘減少一英畝。森林的減少,更造成地球上每天有一百種生物滅亡,由於食物鏈的關係與天敵制衡力的改變,連帶引發更多生物的生存危機。

究竟,我們所要追求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出了教堂,我們是否又忘了我們是基督徒?

(寫於松安教會設教 20 週年, 1998/7/30)

Lim Bun-hoa (林文華) 1998/7/30

“保護海洋” 全民運動

何謂經濟發展?何謂建設與開發?又什麼是產業的根?

強調「數字會說話」的決策官員們,難道您們的眼中只有那些表象的貿易數字?為什麼您們從來不先了解我們擁有什麼,我們能做什麼,我們需要什麼,進而規劃出對台灣真正有利的產業發展方向?

日前參加民間主辦的 “台灣海洋環境大會” ,議程整整兩天,會中多位專家學者提出精闢的畢生所學,可謂是個昂貴 (智慧) 的會議。舉凡水土破壞、荒唐建設 (海岸線破壞) 、環境污染、漁源枯竭 …… 等都熱烈的討論著。我們居住的地方,上帝所賞賜美麗的台灣海洋樂園,就在短短數十年間,已經被我們的「無知對待」,破壞成為「生物煉獄」了,島上的人們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大自然反撲,除了驚恐外,仍然「執迷不悟」。因為這裡的人們,眼中只有印刷機印出來的「錢」並拼命追求,卻見不著真正的「寶」;也似乎從來沒有考慮到,這塊樂土是祖先保留給我們的,而我們將留下什麼樣的生活環境給後代子孫?

這個會議最後約略可以歸納出的結論為:欲挽救台灣海洋環境,必須由法令 (包括執法) 、教育、研究等基本方向著手。但是,這樣的結論要如何才能讓官員聽進去。耗費兩天參與這樣「無奈」的會議,會中不時聽到「不要對台灣失望」的微弱勉勵聲,彷如訴苦大會。那些握有決策大權的「無知官員」何在?這樣的會議有意義嗎?可謂:「該來的都沒來。」

就在第二天下午,主掌教育的吳京先生「趕來」會場。主持人雀躍的說:「該來的總算有人來了。」大會議程就此中斷,讓吳京先生致詞。吳先生到場前後不到半小時,起身離開了。霎時,有強烈被愚弄的感覺:「不該來的,竟然來了。」原來吳京先生是來耽誤時間,不是來「聽」的;而大會不得已還為此延後會議結束時間。接下來的數位引言人,發言中提出不少和教育有關的見解,論述中不約而同的說:可惜〔部長〕不在。這是什麼樣的會議:「不該走的,卻最早走了。」

因為台灣沒有「責任政治」,所以為官者不必花心思避免「錯誤決策」,而要求自己接受「再教育」。可悲的是,我們被迫接受所有錯誤決策造成的慘痛災難,甚至禍延後代子孫。

明年一九九八是聯合國訂定的 “國際海洋年” ,對於四面環海的我國來說,這是一件大事,早在去年就已經有民間團體著手規劃各項系列活動,期盼讓「保護海洋」成為全民運動,然面對當局的「無知決策」,仍然是「狗吠火車」。

我們是大海的子民,我們不能再如此蹂躪賴以為生的海洋,期盼國人面對即將來到的 “國際海洋年” ,共同下定決心:「一九九八把海洋的愛找回來」。

(本文刊載於 1997/7/9 自由時報第 9 頁)

Lim Bun-hoa (林文華) 1997/7/9

瓦解金字塔

咱攏知影,台灣 e 問題真濟,啊這 veh 按怎?

長久以來,咱攏 deh 等社會會來改變,咱嘛一直 deh 等人會通來改變這 leh 社會;結果一冬候過一冬,頂代看過這代 …… ,社會續愈變愈害。

咱定定嘛 deh 講:台灣強 veh 變做 m 是人住 e 所在。是按怎哪會啊呢?原來,咱一直攏無去注意著咱家己 e 存在,未記得家己就是社會。

這是一 leh 「金字搭」架構 e 社會,咱 jia-e 徛 di 下腳層 e 一般人,會通講是過得非常托磨 e 日子,差不多所有 e 勞動行業 gap 小生理攏仝款。「金字塔」頂 e 少數人,掌握著統治 gap 生產控制權力,享受奢華無度 e 生活。

台灣人有一句話:「咱著愛守本份」。無 m 對,台灣人是真守家己 e 本份,但不過大部份人攏是守著「真辜不將」 e 本份,因為若無拖命拼錢就無飯 ho 食。提計程車生理來講,一工起碼愛紡夠 10 至 12 點鐘以上 jiah 會凍過生活,厝稅錢、會仔錢、囝仔 e 讀冊錢 …… 。逐日出門就 dileh 鐵殼箱仔內底鬱歸工,轉來直接 piann-leh 眠床頂,睏 e 時間袂 du 好,某囝嘛無法度相照問; jun 做有時間,嘛攏 deh 看著中國關點 e 電視 (包括歌仔戲、布袋戲) 。

咱所過 e 甘是人 e 生活?做父母 e  ganna 頭殼犁犁一直拼,做囝兒 e 嘛 m 知父母是 deh 無閒啥物。咱辛苦所 chiann 大漢 e 心肝仔攏 ho 咱送去讀中國冊,續 gap 咱講無仝款 e 話,有夠悲哀 …… 。

咱去 ho 小數人逼 ka 若 gan-lok ,無法度用心經營家庭、無社交、 ve 曉買冊來看、無愛關心社會 gap 身軀邊 e 人。 jit 種 e 環境下面,人無機會學習「相款待」,自然 ve 曉相疼 tang ,無容允心。當遇著困難 e 時,嘛 ve 曉用心 chue 出解決問題 e 方法,歹脾氣、自私、無信用、失志、近利、冷淡 …… 充滿歸個社會。也就是按呢,咱用一生青春所 ging 出來 e 社會資源,攏總去 ho 身在金字塔頂層 e 人,安安穩穩 deh 享受。上介慘 e , in ganna 會追求名利 gap 無情 tun 踏咱,根本看 ve 著咱 e 世界。

我定定建議熟識 gap 無熟識 e 朋友,家已來問家已:「我就這樣過一生嗎?」

我鼓勵朋友,強迫家己一個月減做二工。雖然咱會減趁二工,咱 mai 感覺這是損失,咱會通當作是開二工 e 費用去買快樂、成就、親情、健康、安全感、社會地位 …… 。休二工 m 是看電視、跋 giau 、 lim 酒,是出來做「義工」啦。

咱會凍 chue 著一 leh 有興趣 e 團體,親像講社區活動、幼兒教育、關心婦女、環保、文教、殘障、老人院 …… 等等, chua 著某囝鬥陣做「義工」。

有人講是有想著 veh 做啦,阿 m 知 veh 按怎做。簡單嘛,鬥扛、鬥搬、駛車、拚掃、看前看後 …… 攏嘛會使;大人做大人 e 社交,囡仔 chue 著囡仔伴。我一直認為「錢」 m 是唯一 e 社會資源,其實「交朋友」即是趁 ve 了 e 社會資源。好額人用錢請律師、保鏢,求安全,阿咱 veh 按怎?如果咱若長期去 gat 濟濟朋友鬥相工,人攏知影咱「雞婆性」;適使咱遇著困難,甘講咱會落到「叫天天 ve 應」 e 地步?

阿 veh 去 dorh 位 chue 義工 kangkue ?真濟啦,咱定定嘛聽著人 deh 辦活動,先去做人客嘛,只驚咱 m 肯踏出咱 e 腳步,免煩惱無 sit 頭通做。

「繁事按咱家己來做起」,好代歹代攏有感染力, m 通看輕咱對社會 e 感染力。起頭一定有人會笑咱戇,三年五年了後,啥麼人 jiah 是憨人 ia 閣 m 知啦。義工 kangkue 若像去銀行寄金,做愈久、愈認真,咱 e 社會地位真自然著 e 浮愈 guan 。徛 di 金字塔下腳層 e 咱,若是社會地位愈舉 guan ,塔頂 hiah-e bunsor 將歸尾就會溶溶去,因為 in 本來著 m 是咱這 leh 社會 e 份子嘛。

(本文原刊載於「台語世界雜誌」第 8 期  p.25)

Lim Bun-hoa (林文華) 1997/2

美麗的國名「台灣」

在飛往紐約的班機上,空服員要我們重新填寫入境申報單,並囑咐國家欄部份將原先的「 Taiwan, ROC 」中的「 ROC 」拿掉。個人直覺的認為旅行社怎那麼糊塗,難道經驗不足?故向空服員說聲對不起。然旁座的一位陌生朋友卻滿心憤慨的直呼沒道理。

國內可收視的數十個電視頻道中,似乎只有那長老級的三台仍然固守「中華民國」,其他的國內外媒體幾乎都以「台灣」做為本國的稱呼。

陪同自己子女做課業輔導時,面臨了「考試成績」與「實際生活」的兩難局面。我們承認自己已經是局勢擺盪下的犧牲者,難道還要讓下一代接受相同的痛苦嗎?為何我國的教育主管如此高見,說:「教育改革是漸進的 …… 我們要立足台灣,胸懷大陸,放眼天下 …… 我們可以增添認識台灣的教材 …… 我們要加強鄉土教材 …… 」。唉!這樣的部長真是國家進步的大絆腳。試問,該改該革的如果不放手去做,哪是改革呀?我們的教育主軸竟然是把「心放在遙遠的中國」,而不是自己生長的母地;把「台灣」認識認識就夠了;更奇怪的是將「國家學問」當成「鄉土教材」。李登輝先生,您以選「台灣總統」為訴求,獲得了台灣人民的強烈支持。請您趕緊告訴我們,究竟要如何讓我們的子女真正認識自己的國家?進而疼惜可愛的「台灣」?我們不願意見到子孫們對自己國家沒有感情,任由外找「歸屬」。

幾天前,逛到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親眼目睹一幅幅熟悉的古老西方畫作真跡,震撼莫名。無意間發現一館,非常的「東方」,本以為是「中國」骨董展覽。看個仔細,就在旁邊的一小塊說明牌上,赫然發現竟是「來自台北」。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博物館門口上方所高懸一巨幅紅布就是此展覽的宣傳,紅布上印著粉紅色「中華瑰寶」四大字,疊上黃字「 Splendors of Imperial China 」。繞了半個地球,能夠與遠離家鄉的寶物相遇,為何是「氣憤」的?而非「感動」的?若此批文物不是在台北扯出大新聞,我還真無法聯想到這是自己的東西。為何千辛萬苦才得以走出國門的寶物,讓人無法意識到這是台灣的?反而讓人覺得「為 × 宣傳」,經探詢才知這叫「低調處理」。既然無法為台灣做正面宣傳,乾脆就不要讓寶物出國嘛。

「台灣」兩個字真的那麼窩囊?這麼美麗的名字,為何不願意端上台面?從教育、外交甚至立國,為何一直逃避舉世所認識的「台灣」?每年那麼多人出國,碰到外人詢及,有些自稱是「台灣人」,有些則說「來自中國」。為何如此錯亂?這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究竟是怎麼了?遠方國家發電祝賀台灣成功選出總統,多麼珍貴的國際友誼呀,我們硬是把電文退回,要求抹掉「台灣」兩字,令國民扼腕頓足,真是「誤國」到極點。

「模糊中國」這是誰想出來的詞?經過人民選票檢驗的執政當局,為何一直不能面對國人,展現建國的決心呢?口口聲聲講求「國際現實」,而我們所體驗的國際現實為「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台灣與中國在國際間是清清楚楚的,我們不容許他人對我國「模糊」。假如台灣與中國真的被模糊掉的話,將會使台灣陷入歷史悲劇。如此嚴重的官員失言,若被當成是當局的看法,那將使我們對這樣的政府絕望。

在此敬告即將就職的李總統,您可知道您背負了多少台灣人的期望?請您立刻要求那些「誤國」的官員們向全國人民道歉,重新釐清您在台灣人民心中的定位,徹底整頓國家系統,讓不適任的官員即刻下台,啟用清新活潑「頭腦清晰」的人士,才能讓國家應付「瞬息萬變」的國際情勢。好不容易台灣人民剛剛脫離了數十年的「白色恐怖」,在此歷史性的一刻,您的決定,您的魄力是台灣前途的轉捩點,請您帶領台灣人民走出「紅色恐怖」。請您正告全世界,我們要用屬於自己的名字「台灣」,參與國際事務,表達願意與中國建立友好關係,不讓期待中的國際友人對台灣失望。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1996/5/5 第 7 頁)

Lim Bun-hoa (林文華) 199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