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台灣 電子報 20100219-1

__ 國際訊息 __

羅馬尼亞 89 革命 (二)/約翰﹒辛普森, BBC

www.bbc.co.uk


 1989 12 月革命幾個月後,主要由羅馬尼亞知識分子和學生組成的抗議人群又一次走上街頭。他們認為革命並沒有帶來足夠的變化。新政權不過是由改革派的一群原共產黨人組成。他們的思維仍是老的共產黨人的那一套思維方式。示威者要求更大的變革。

 布加勒斯特市中心的廣場現在叫革命廣場。廣場正面有一座巨大的水泥建築。這座 50 年代的建築就是前羅馬尼亞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部所在地。

 1989 年 12 月,當群眾衝進來的時候,羅馬尼亞前獨裁統治者希奧塞古和他的妻子埃列娜就是從這座樓房的房頂上爬上直升飛機出逃的。

希奧塞古的逃亡

 希奧塞古夫婦的逃亡和結局充滿了暴力和戲劇性,還有一點兒古怪的浪漫。從他們坐上直升機離開布加勒斯特共產黨中央總部的那一刻起,就沒有什麼人再想幫助他們,就連他們的三名侍衛都不願再為他們服務。

 直升飛機的駕駛員稱飛機油料不夠,飛不到希奧塞古夫婦要去的地方因此堅持要降落。飛機降落後,侍衛們跑去劫持了幾輛車但其中的一名侍衛卻利用這個機會自己逃走了。

 希奧塞古夫婦和負責他們安全警衛的衛隊長坐在第一輛車裡,但開著開著,另一名侍衛開的第二輛車逐漸就落在了後面,最後乾脆就不見了。

 現在就剩下了希奧塞古,妻子埃列娜和衛隊長,當然還有被劫持的汽車司機。埃列娜﹒希奧塞古一路上用槍頂著司機的頭。司機後來說車的零件壞了,不能再走。他們只好停下來。衛隊長去劫了另一輛車,但自己卻跑掉了。

 最後就剩下了希奧塞古夫婦和新劫來的車。這名司機倒是挺鎮靜,開著車把希奧塞古夫婦帶到了他工作的地方,假借問路跳下車然後宣佈說希奧塞古夫婦在他的車上。他們的逃亡就這樣結束了。

希奧塞古之死

 1989 年聖誕節,希奧塞古和妻子埃列娜被特殊軍事法庭以屠殺罪判處死刑,並被立即執行死刑。

 我記得人們聽到這個消息都覺得有些吃驚。大家認為新政權會慈悲一些。不過在羅馬尼亞人們對希奧塞古憎恨之深,所以民眾得知他被處死的第一個反應是感到歡欣鼓舞。

 就在當天晚上我寫有關希奧塞古死刑的報導時,我突然注意到了手中用的筆。那天早晨,我進到了中央委員會總部裡希奧塞古的套房裡。他的管家把希奧塞古自用的一支鍍金筆給了我作為紀念。現在我在用他的筆,寫他的訃告!

 說實在,對希奧塞古夫婦的處決方式我實在無法恭維。非正規的審判後被判有罪。然後就被拉出去。行刑隊向他們掃射了 100 多發子彈。

 丹﹒沃伊內亞是一位法官。當年他主動站出來承擔審判希奧塞古的任務。他對我說,他當年也沒有想到希奧塞古的審判會是這樣一個結局:

 「我們當時並不知道希奧塞古審判後會直接被殺死。我們甚至還告訴庭長案件仍缺乏足夠的證據。但庭長對我們說不需要了。我們只需要向羅馬尼亞人顯示希奧塞古的確在接受審判。其他的什麼證人等等到時候再說。

 當然所有這些法律程序都沒有。希奧塞古夫婦被拖出去就地處決了。對一個新生政權來說,這樣做也許是有用的,甚至是必要的,但的確非常殘酷沃伊內亞目睹了希奧塞古夫婦的最後時刻:

 「我走出法庭,走到院子裡的時候,看到 4 名士兵。兩個人架著希奧塞古,另兩個人架著埃列娜﹒希奧塞古。他們把二人拖到一堵牆旁。當兩人還在向後退的時候,士兵們就開始向他們射擊。希奧塞古跳了一下,也許是自然反射,於是他們就朝他的腿開槍。埃列娜已經昏過去了,躺在地上。但士兵們繼續向她掃射。最後有個人說,可以停止射擊了。於是上來一些人把他們的屍體用毯子蓋上,很快就抬走了」。

 羅馬尼亞前總統伊利埃斯庫是最終要為處決希奧塞古夫婦負責的人。 20 年後的今天,他是否後悔當時那種可以說是草率的解決方式呢?伊利列斯庫並不認為當年的做法有什麼錯:

 「我們當然可以說也許不應該出現那樣的場面。但我們面臨的是歷史的一個緊急關頭。在那樣的情況下採取當時的手段是必要的。我們作出這樣的政治決定,迅速審判和處決希奧塞古是為了制止當時的混亂局勢,使人民不再犧牲。後來的發展證明我們的決定是正確的。因為第二天,街上不再混亂,打槍的情況也停止了。所以從政治的角度來說,當年的做法是完全必要的。」

 不過羅馬尼亞前司法部長莫尼卡則指責這根本就算不上審判,更不要說是公平的審判了。她認為那麼快的處決希奧塞古是由於以伊利埃斯庫為首的一些人想盡快奪取政權。她說這種做法非常可恥。

 然而,不管怎麼說,伊利埃斯庫和他的救國陣線對當時羅馬尼亞公眾情緒作出的判斷不能不說是準確的。不管處決希奧塞古夫婦僅僅是對現實考量作出的決定,還是像一些人所說是為了掩蓋革命被劫持的真相,處決希奧塞古獲得了廣大民眾的支持。

革命的性質

 新政權的其他一些做法也很聰明。比如他們請年輕並且不是共產黨員的彼得﹒羅曼出任羅馬尼亞革命後的總理就很成功。彼得﹒羅曼親身參加了推翻希奧塞古統治的革命,又是在西方受的教育,是個著名的羅馬尼亞科學家和教授。這種形像對新政權很有幫助。

 我問彼得﹒羅曼究竟怎樣看羅馬尼亞這場 89 革命。它是像一些人所說的一場「有預謀的政變」嗎?

 「現在認真回想一下,我認為那並不是一場政變。讓我出任總理說明了他們的一種政治眼光。新政權需要有嶄新的形像。」

 不過,這種嶄新的形像很快就出現了污點。 1989 年 12 月革命幾個月後,主要由羅馬尼亞知識分子和學生組成的抗議人群又一次走上街頭。他們認為革命並沒有帶來足夠的變化。新政權不過是由改革派的一群原共產黨人組成。他們的思維仍是老的共產黨人的那一套思維方式。示威者要求更大的變革。

 伊利埃斯庫的政府是怎麼處理的呢?他們招呼來了一群礦工到布加勒斯特,要他們把示威者從街上清理幹淨。結果, 6 名示威者被打死,許多人受傷。

 1989 年的羅馬尼亞革命並不像柏林牆倒塌那樣是一個歡樂,和平的事件。也不像捷克發生的革命那樣,示威者連一塊玻璃都沒有打破。羅馬尼亞革命更加黑暗,激烈,也有更多的暴力和血腥。希奧塞古政權強姦了這個國家,逼迫它的人民按照獨裁者的旨意行事。而推翻這個政權的過程並不美妙且充滿了疑問。這個革命的過程到今天也還沒有結束

 就在希奧塞古夫婦被處決的第二天,我在羅馬尼亞共產黨中央總部裡碰到了一位羅馬尼亞社會學家。在仍然沾染著鮮血的大理石台階上,他對我說,希奧塞古的統治會使羅馬尼亞人永遠痛苦。因為這種統治已經深入到了每一個人的頭腦裡。這就是希奧塞古的報復。

(2010/2/17)


副欄/Lim Bun-hoa (林文華)

【數位台灣家族】 www.digitaiwan.com
 建自 1996.9.25. Lim Bun-hoa (林文華) /
 訂閱或停訂“數位台灣電子報”: bunhoa@digitaiwan.com
 數位台灣家族 RSS  http://www.digitaiwan.com/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