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台灣基金會 系列講座

懷念老芋仔 ]

以下為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主辦過的「講座活動」。

范光龍 台灣大學海洋所教授 從台灣沿海環境看生態
葉海煙  東吳大學哲學系副教授  大海子民的再生 ── 台灣人的新思維
張茂桂 中央研究院民族所教授 台灣海洋文化與種族的互動
戴寶村  中央大學歷史所教授  台灣海洋史的課題
董芳苑 台灣神學院宗教學 台灣宗教的海洋性格
廖瑞銘 東吳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海洋文化的人物性格
賴春標 攝影家 台灣山岳的海洋特質
黃俊銘 中原大學建築系副教授 海洋文化下的台灣建築
簡上仁 音樂工作者 海洋文化‧土地的歌
邱文彥 中山大學海洋環境系副教授 從台灣沿海環境看生態
廖鴻基 海洋文學作家 討海人 vs 海洋文學
劉克襄 作家 如何閱讀台灣的海岸
周蓮香 台灣大學動物學系教授 海洋中跳躍的音符
鄭明進 兒童美術工作者 尋找島嶼的顏色
李敏勇 詩人、評論家 海洋的呼喚
陳憲明 師範大學地理系教授 台灣漁村文化生態
劉烘昌 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博士班 台灣海岸濕地的螃蟹
李筱峰 世新大學教授 台灣的海洋文明史
劉振鄉 水產試驗所研究員 本土水產生物的保育
陳陽益 中山大學海洋科學中心主任 台灣海洋資源未來的發展
劉益昌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從考古學看海洋台灣的發展
張國慶 台大外文系教授 當代台灣文學下的海洋意象

--- 延伸閱讀 ---

海洋台灣基金會 宗旨與工作

懷念老芋仔 ]

宗旨

喚醒台灣人沉潛的心靈,認識海洋、走向海洋,進而建立起一個「海洋國家」。

四大工作

文教推廣組

希臘神話中居住奧林比亞山的諸神,在蔚藍的愛琴海域,譜出一段段纏綿悱惻的愛情,戰鼓喧天的攻伐,悲歡離合的史詩。北歐維京人縱橫七海,揚威海角歷史中,七弦琴韻也唱出許多激勵後代海上子民的歌謠。

而中國文化傳承中卻是與海絕緣,台灣漢人移民大多源自黃土高原。千年來戀土心結,經歷黑水溝咆哮巨浪洗禮後,非但未能治癒,反而更加嚴重。

文教推廣組工作之內容設計在於改變過去忽視海洋、畏懼海洋的大陸民族性格,透由結合喜愛海洋及從事海上活動的文化工作者,以詩歌、散文、影像、漫畫等表現方式,傳達有關知識性、趣味性及生活化的海洋觀念。

文教推廣組的近期目標為出版定期刊物,如會員月刊等。以及一系列宣揚海洋台灣理念的著作,如廖中山教授的『海洋台灣 vs 大陸中國』、作家李喬之『埋冤‧ 1947 ‧埋冤』等。

長期目標則是編著適合中小學兒童閱讀的課外輔助教材,從小就建立起海洋民族的精神與性格。

另製作各式媒體,對內傳達教育台灣住民海洋的知識,恢宏的世界觀;對外則與地球村成員互相交流了解。

資源開發組

台灣近年來因無正確的漁業政策,導致近洋漁業因魚源枯竭而一蹶不振,遠洋漁業政府則無心輔導、無力保障,嚴重影響漁民生計,造成了漁村經濟民生凋敝。許多漁民迫於生活鋌而走險,從事走私等非法活動,造成了許多治安問題。

資源開發組擬以發展「觀光漁村」及「青、綠、藍計劃」來為漁村尋找出一條可行道路,也使台灣住民有機會藉由親近漁村之機會了解海洋生態及海洋知識。

    1. 「觀光漁村」由基金會企劃各項「民宿計劃」與漁民充分溝通,透過基金會一定比例的資金及建築師、藝術家等文化工作者之規劃設計,改建閒置的房間,以尊重當地人文景觀,又有漁村特色之客房 (如英國 B&B 制度) ,合格者,由基金會確認並協助管理之,除輔導漁民生計、亦使漁村恢復應有風貌,一般民眾亦可有正當休閒的旅遊去處。
    2. 青、綠、藍計劃 ── 使年輕一代台灣人透過戶外活動 (如潛水、登山、海釣等) ,學習到正確的海洋知識與經驗,提供一個正當休閒之外,又可凝聚「海洋國家」人民的集體心識。
海難救助組

40 多年來,政府沒能有效的執行海上人命搜救、環境維護工作。海難的發生率甚高,遇難者常在距岸僅 300 公尺範圍內,卻無法有效獲救。

    1. 擬結合民間有關海上救難組織工作人員,組成巡迴訓練小組,統一製作海上求生、搜索與救援、油汙及緊急事故處理等組訓教材 (應用手冊及錄影帶) 。
    2. 調查台灣沿海港灣及近岸水域 (三浬以內) ,曾發生海難的情形,研究分別在適宜之地點,購買適用之裝備,設置海難救護站;並在各站地區招募及組訓義務救難人員。
    3. 各海上救難站及義務救難隊,應可肩負海上環境及治安監督與維護工作。
科技研究組

多年來,台灣對有關海洋事務的運作及管理科技頗為落後,在僵硬的體制下,許多海事建設都是委託一般工程 (非海事專業) 顧問公司協助規劃。例如,基隆港「船舶交通管理 Vessel Traffic Management System (VTMS) 」計劃及執行,至今問題重重。

本會擬結合台灣海事學界及實務界組成海事科技研究小組,與國際海事學術及實務之多種組織,保持合作;根據世界發展趨向,分別就一般海事管理、船舶交通及海上安全管理、港灣及資源開發之規劃、有關海事建設之人力組訓等方面,積極研究規劃,期待為政府各行政部門提供諮詢與顧問服務。

--- 延伸閱讀 ---

大海的子民

[ 懷念老芋仔 ]

取自 1997.7 月號 No.105 《新觀念》雜誌

--- 延伸閱讀 ---

懷念老芋仔

思念廖中山老師和我們一起走過的日子

廖老師、麗妮姊,
我好懷念和珍惜我們共同發起的“海洋台灣基金會”/林文華

我們自省 ──

在這瞬息萬變的台灣社會中,我們該如何自處?我們是否用心認真的經營一個「海洋國家」?我們將還給下一代子孫,究竟是什麼樣的生活環境?

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是由海洋大學教授廖中山和熱愛台灣的朋友們所共同發起的,這是一個完全屬於台灣人民的基金會,會址設立於台灣基隆的八斗子漁村。

--- 延伸閱讀 ---

“保護海洋” 全民運動

何謂經濟發展?何謂建設與開發?又什麼是產業的根?

強調「數字會說話」的決策官員們,難道您們的眼中只有那些表象的貿易數字?為什麼您們從來不先了解我們擁有什麼,我們能做什麼,我們需要什麼,進而規劃出對台灣真正有利的產業發展方向?

日前參加民間主辦的 “台灣海洋環境大會” ,議程整整兩天,會中多位專家學者提出精闢的畢生所學,可謂是個昂貴 (智慧) 的會議。舉凡水土破壞、荒唐建設 (海岸線破壞) 、環境污染、漁源枯竭 …… 等都熱烈的討論著。我們居住的地方,上帝所賞賜美麗的台灣海洋樂園,就在短短數十年間,已經被我們的「無知對待」,破壞成為「生物煉獄」了,島上的人們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大自然反撲,除了驚恐外,仍然「執迷不悟」。因為這裡的人們,眼中只有印刷機印出來的「錢」並拼命追求,卻見不著真正的「寶」;也似乎從來沒有考慮到,這塊樂土是祖先保留給我們的,而我們將留下什麼樣的生活環境給後代子孫?

這個會議最後約略可以歸納出的結論為:欲挽救台灣海洋環境,必須由法令 (包括執法) 、教育、研究等基本方向著手。但是,這樣的結論要如何才能讓官員聽進去。耗費兩天參與這樣「無奈」的會議,會中不時聽到「不要對台灣失望」的微弱勉勵聲,彷如訴苦大會。那些握有決策大權的「無知官員」何在?這樣的會議有意義嗎?可謂:「該來的都沒來。」

就在第二天下午,主掌教育的吳京先生「趕來」會場。主持人雀躍的說:「該來的總算有人來了。」大會議程就此中斷,讓吳京先生致詞。吳先生到場前後不到半小時,起身離開了。霎時,有強烈被愚弄的感覺:「不該來的,竟然來了。」原來吳京先生是來耽誤時間,不是來「聽」的;而大會不得已還為此延後會議結束時間。接下來的數位引言人,發言中提出不少和教育有關的見解,論述中不約而同的說:可惜〔部長〕不在。這是什麼樣的會議:「不該走的,卻最早走了。」

因為台灣沒有「責任政治」,所以為官者不必花心思避免「錯誤決策」,而要求自己接受「再教育」。可悲的是,我們被迫接受所有錯誤決策造成的慘痛災難,甚至禍延後代子孫。

明年一九九八是聯合國訂定的 “國際海洋年” ,對於四面環海的我國來說,這是一件大事,早在去年就已經有民間團體著手規劃各項系列活動,期盼讓「保護海洋」成為全民運動,然面對當局的「無知決策」,仍然是「狗吠火車」。

我們是大海的子民,我們不能再如此蹂躪賴以為生的海洋,期盼國人面對即將來到的 “國際海洋年” ,共同下定決心:「一九九八把海洋的愛找回來」。

(本文刊載於 1997/7/9 自由時報第 9 頁)

Lim Bun-hoa (林文華) 1997/7/9

--- 延伸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