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文毅祖厝與西螺教堂

Tou Khiam-sùn (杜謙遜 牧師)

真歡喜知 iáⁿ 台語羅馬字漸漸得著重新接納 kap 重視,這是社會進步 ê 好代誌。

當然,咱愛 koh 努力 ê 路 iáu 真長, chóng-sī 有起步就有前途。

最近 tú-hó 整理好「前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廖文毅博士 ê 家族史,然後就 tú-tio̍h 西螺鎮公所通知廖家愛 khioh 骨遷葬廖家先人收回墓地 ê 代誌。 Sîn-tio̍h 這項 khang-khòe 應該背後有上帝好 ê 意思,若無 ná-ē chiah tú-hó 。 這項代誌也 ǹg-bāng 咱台語文界的先進 ta̍k-ke 來 tàu-saⁿ-kāng ,出聲贊援,也請將 chit ê 新聞消息繼續傳送出去。

廖文毅 ê 祖厝 tī-leh 西螺,用三冬 ê 時間禮聘鹿港師傅起造 ê ,大約 tī 1925 年 (大正 14 年) 完成。真可惜,這間 hō͘  人叫做是西螺 ê 「小總統府」真 súi ê 西洋式樓仔厝, tī 廖文毅死了後也 kòng 掉,成做地方 ê 遺憾!當時這間 súi 厝的二樓正面有用 âng-mn̂g-thô͘ 黏出 LIĀU SÊNG-PHI ,用 i ê 厝主「廖承丕」白話字 (台語羅馬字) 做厝 ê 名堂。

廖承丕就是廖文毅 ê 老父。廖承丕 (1871-1939) 當時是台南州數一數二 ê 大地主, 1916 年擔任西螺區長,也是西螺長老教會 ê 長老,伊只 bat 漢字 kap 羅馬字。當時廖文毅將祖厝號名「大承堂」,廖承丕用家己 ê 台語名做堂號,確實是 kap lâng chin bô-kâng 。到今仔日,你若來西螺 chhit-thô ,延平老家 ê 古厝,注意看 iáu chhōe ē 出一、二間厝 ê 厝名是用台語羅馬字寫 ê , che kap 廖文毅 ê 老父應該有絕對關係。廖文毅 ê 老母陳明鏡 (1875-1966) ,伊是台灣第一間女子學校,就是 chit-má ê 台南市長榮女中第一屆的畢業生。上早,長榮女學 ê 課本攏是用白話字 (台語羅馬字) 寫 ê 。聽講陳明鏡 tī 90 歲 ê 時, bat 受長女邀請 tńg 去參加校慶,閣受邀請讀白話字聖經 hō͘  全校 ê 師生聽。

另外, tī 延平路西螺文昌國小對面 ê 西螺基督長老教會,土地是廖文毅 ê 老父奉獻 ê 。教堂 kap 牧師館是廖文毅細漢小弟廖溫進設計 kap 獻建 ê 。禮拜堂 tī 1951 年完成,建築風格屬 tī 西螺延平老街後期 ê 建築物,正面簡單 koh súi 。禮拜堂 ê 頭前後壁也是用 âng-mn̂g-thô͘  liap 台語羅馬字 KI-TOK KÀU-HŌE ,標明 chit 棟禮拜堂就是「基督教會」。若來西螺會 tàng 歡迎入來教會 kiâⁿ-kiâⁿ khòaⁿ-khòaⁿ leh 。

西螺 kap 廖文毅家族有關係 ê 物件,只有 chhun 命運未卜的「大承墓園」,以及有 teh 修建 ê 西螺教堂。咱若無夠努力,大概後擺來西螺,只有 chhun 西螺教堂,廖文毅家族有百外冬久有歷史 kap 文化保存價值 ê 「大承墓園」也無 tè 看了!

Chit ê 代誌真緊急,到 9 月 12 日若無定案,就真 pháiⁿ 閣有甚麼作為!!

2003/6/19

--- 延伸閱讀 ---

思考“上帝的旨意”

謙誠的基督教徒們,每個禮拜天都會抱著愉快的心情上教堂。這是一種習慣呢?還是僅想以此表明自己的信仰而已?

美國總統要訪問中國,其行程與議題的安排,萬分複雜且困難,打從接機細節至元首間的見面寒暄,全都在全球媒體緊盯中「高來高去」。雖然如此,柯林頓總統仍然安排在週日上了中國的教堂。

我們可曾自省:我是否用心上教堂?是否努力思考過上帝的旨意究竟是什麼?

或許有人會說:我不偷不搶不侵犯他人、我不犯十戒,難道這還不夠嗎?

我們都知道,世上萬物都是上帝創造的,包括所有生物與各種物質。然長期以來,自稱是 “文明人” 的我們一直都犯了嚴重的錯誤,以為只有人類需要上帝的眷顧,人類是所有生物中最偉大的;自認為 “聰明” 的現代人,更是只知道追求物質生活的享受,對於地球上的生物資源與非生物資源予取予求。我們確實忘記了當初上帝創造這個世界原重點為 “生物多樣性” ,我們更不去遵循 “與大自然和諧相處” 的紀律。

教科書上讀到:工業革命帶來了人類生活的快速改善。與其說是 “改善” ,不如說是 “改變” 。我們常把 “人定勝天” 掛在嘴邊,更把老祖宗「敬神畏天」的種種生活規範拋諸腦後。笨吶!我們真是有夠笨,迷信科技的結果,弄得地球面目全非,更連累了其他生物種的生存。為了追求工業發展,大量的二氧化碳、硫化物、氟氯化碳 …… 等物質排放到空中,造成了溫室效應、酸雨、臭氧層破洞 …… 等,一連串相關的嚴重問題及其他衍生性效應。

真是自作孽呀!報載行政院長蕭萬長說:「台灣西部都快沒地方住了!」試想,台灣面積才三萬多平方公里,人口卻超過兩千一百萬,人口密度為世界第二。但事實上,台灣超過一半面積為山地,人口大多聚居於西部平原,其實際人口密度早就是全球第一了。那麼,西部已經到了如此慘狀,台灣不就 “淪陷” 了?

台灣擁有好美好美變化多端的海岸線、蜿蜒的河道、潔淨的沙灘、充滿生機的濕地、高聳的山勢 …… ,一件件上帝的精心傑作,為何我們要去破壞掉呢?取而代之的卻是醜陋的人工建築、消波塊、攔沙霸 …… 。 “人定勝天” 的偉大建設一一破功,數萬年來的自然平衡卻在數十年中被我們給改變了,號稱高所得的台灣人到頭來仍然無法逃脫大自然的 “反撲” ,災禍連連。

想做好心人,該如何呢?我們都做對了嗎?

對於貧窮的非洲及其他落後國家,每天都要餓死許多人。基於憐憫舉辦活動,勸募大量救濟物資,每年往這些地區送,這樣就夠了嗎?殊不知,就因為更多人被救活了,相對的又有更多人需要生活必須砍樹闢地,先進國家更從這些地區豪取資源,需索無度。台灣每年投入多少資源救助中國困苦的人民,卻慣壞中國統治者,反過來以更強大的軍事相向。我們自己不做好保守上帝所給予的寶貴國度,盲目糟蹋這一片土地的結果,強加給下一代更嚴重的負債 ── 土地不能住,水不能喝,空氣 …… 。究竟上帝的旨意如何?我們可曾用心思考這個高深的課題?

汽球爆炸,碰 ── 一聲;瓦斯爆炸,人死一堆好可怕;那麼, “人口” 爆炸呢?

全球人口歷經數百萬年才於 1957 年達到 30 億,但第二個 30 億人口卻僅僅花了 40 年的時間,也就是將於明年年中會突破 60 億人。森林是人類賴以存活的肺葉,地球上的森林面積卻已經消失掉了三分之二,目前還在萎縮當中,平均每秒鐘減少一英畝。森林的減少,更造成地球上每天有一百種生物滅亡,由於食物鏈的關係與天敵制衡力的改變,連帶引發更多生物的生存危機。

究竟,我們所要追求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出了教堂,我們是否又忘了我們是基督徒?

(寫於松安教會設教 20 週年, 1998/7/30)

Lim Bun-hoa (林文華) 1998/7/30

--- 延伸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