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動物命名規約 第四版 序

國際動物命名規約 第四版 ]

邵廣昭

地球上多樣的生命,十之八九迄今尚未被科學家們命名及發現,尤其在昆蟲、微生物或是低等無脊椎動物的族群裏,有更多的生命個體,正等待著我們去探訪與認識。因此在分類學家未來的研究生涯裏,正確地給新種命名,必然是研究學者經常遇見的問題,而這本《國際動物命名規約》,亦成為分類學家長相左右而不可或缺的研究利器了。

我們可以說最早的生物科學研究,乃是從人們認識生物,並予以分類做為開端,雖然確切的時間,現今已無從考證。但可想像的是在 1758 年林奈倡導使用「二名式」統一全球物種命名之前,生物的命名應當是各自為政,名稱各異,自然嚴重妨礙了科學的交流與生物學研究的發展。即使 1758 年至 1800 年間學界認同「二名式」的命名法則,並據此發表了甚多的物種,但是正式的命名規約卻是到 1901 年才被學界正式提出,即所謂的「舊規約」。後來 1958 年通過新版,隨後陸續在 1961 、 1964 、1972 、 1982 再作修訂, 1964 年出第二版, 1985 年出第三版, 2000 年出版第四版。近年來國際動物命名法委員會曾努力地嘗試將微生物、動物和植物的三種不同的法規予以整合,卻因無法取得共識,未能預期地在 1999 年在台北市所舉行之第二十六屆國際生物科學聯合會 (IUBS) 的大會中獲得通過。動物命名規約的修訂與出版雖然已長達一世紀之久,但遺憾的是台灣始終未曾出版過一本屬於台灣正體字版的中譯本。原因在於台灣大部份學校的大學部甚或研究所並未開設專門課程,多僅在脊椎動物分類、魚類分類或是昆蟲分類的課程中偶然穿插講授一兩堂模式標本和命名的規定。此外台灣從事動物分類的學者最多不超過兩百人,囿於有限的市場,難以獲得書商的青睞。過去雖有國立編譯館計劃替本書譯者東海大學的于名振教授出版,又因為經費與版權問題,一波三折,終未如願的付梓。個人因從事魚類分類工作,常至于教授的研究室查閱相關文獻,亦協助他所蒐藏的幾千篇分類文獻予以建檔,深知于教授在五、六年前即有翻譯、出版此書的心願,衡諸此書的出版對台灣分類研究與教學的重要性,因此本人亦略盡棉薄之力,協助出版此書。詎料到于教授在譯完第三版後未久第四版的新書又已出版,于教授竟能不辭辛勞,三度重譯此書,我想于教授所擁有不僅是過人的毅力與決心,更是抱持了對分類研究特有的熱忱及責任感吧!個人除有幸在促成此書的出版盡了些心力,還要特別感謝一些朋友的熱心幫助:水產出版社賴春福社長不計盈虧,慨允出版,原亦有意翻譯出版此規約的台大朱耀沂及何琦琛等教授的讓賢,台大吳文哲教授、蕭旭峰博士及東海陳錦生教授的協助審閱,筆者研究室助理吳瓊媛等的電腦輸入修訂與編輯排版,促成了此書的完成。在與擁有此書版權的動物命名法國際信託會 (International Trust for Zoological Nomenclature) 的交涉版權過程中,該會之 Phillip Tubbs 先生同意同時授權中國 (簡體字版) 及台灣 (正體字版) 兩地各自翻譯出版,只要求稿件雙方交換參閱,以免落差太大。 Tubbs 先生後來亦慨然允諾在收取一次版稅後,即不需要再逐本收取版稅,使本書之售價可以大幅降低,有利於學生購買。此外, Tubbs 先生也再提供一些第四版出版後再訂正的補遺資料。他更要求此書之出版必須經過本人 (中研院動物所) 的認可,確保譯本的品質。因此《動物命名規約》的譯本不僅譯者富涵學養,並且經過謹嚴審閱,又經最高學術機構的認可方才出版,是嚴謹而具學術性的正式出版品。

近年來由於基因和生物科技掛帥,研究成果的評比僅用 SCI 的期刊論文,及其在三年內被引用次數的影響係數 (impact factor) ,相對於分類的研究並不公允 (請參見Nature 405, 413, 414, 415 期內的五篇文章) ,而這觀念亦促使現今分類的教學與研究捨棄了傳統形態,僅侷限於分子演化、族群遺傳或生態保育的方向去發展,於是愈來愈少的青年學子願再投入傳統基礎形態的研究,當然影響了未來生物多樣性的研究及保育與生物資源的永續利用的重要課題。反觀在《生物多樣性國際公約》裏,特別要求各國應加強分類學的研究與能力建設,包括要求各國配合「全球分類學倡議」(Global Taxonomy Initiative) 提出工作計畫,並配合「全球生物多樣性資訊機構」 (Global Biodiversity Information Facility) 與其他各國互相交流分享生物多樣性之資訊,包括物種名錄及典藏標本之資訊等,均反映出台灣分類研究的必要及需求。目前個人正與國內許多分類學者共同致力於建構「台灣生物多樣性資訊網」 (TaiBNET) ,及「台灣的GBIF 網路」 (TaiBIF) 來整合與生物多樣性相關的網站或資料庫。生物多樣性資料庫從物種的基本資料、標本、文獻、生態、分布的資料庫,甚至影像及基因序列之資料等等,其資料量龐大而豐富,如要能達到網路及資料庫間相互支援,能迅速查到所需資料也都需要依賴生物物種的正確「學名」做為相互連結的關鍵字。也因此生物命名的科學也是在未來數位化的時代裡,大家必須要瞭解和重視的學問。因此我們欣見《國際動物命名規約》的譯成,正如同已奠定下一塊穩固的基石,正等待著分類學家共同的繼續開拓!

謹識於中研院動物所 20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