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台灣 電子報 20101003-1

__ 國際訊息 __

前東德外交官與外交無緣/Hardy Graupner, DEUTSCHE WELLE

www.dw-world.de


 前東德駐聯合國代表 Bernhard Neugebauer :對於所有有機會在國際關係領域工作的外交官們來說, 1990 10 月意味著職業生涯的中止。儘管我們中許多人希望能在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的外交事務中一展拳腳,但我們很快就得知,完全沒有任何機會。我們也無法在任何公共服務機構任職

 今年是兩德統一 20 週年。人們審視統一所帶來的變化,以及對個人的影響。大部分德國人都積極評價兩德統一,不過也有人不這麼認為。他們中就包括前東德的外交官們, 1990 年 10 月 3 日以後,他們失去了職務。

 1990 年 10 月 3 日,慶祝兩德統一的煙火照亮了天空。東德的許多人們對未來抱著美好的期望,期望生活得到改善,能夠在民主制度下過上富足的日子。人們也希望能保留自己的工作,甚至找到更好的,或許還能接受新的職業技能培訓。

職業生涯的終結

 前東德的約 2,000 名外交官起初也希望他們能繼續在國際關係領域工作,但希望很快成為泡影。如今已 80 多歲的 Bernhard Neugebauer 曾是前東德駐聯合國代表。他回憶說,兩德統一對他和同事們來說,首先意味著失去了工作:

 「對於所有有機會在國際關係領域工作的外交官們來說, 1990 年 10 月意味著職業生涯的中止。儘管我們中許多人希望能在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的外交事務中一展拳腳,但我們很快就得知,完全沒有任何機會。我們也無法在任何公共服務機構任職。」

 Neugebauer 的說法並不誇張。當時擔任西德外長的 Hans-Dietrich Genscher 在位於波昂的外交部確保東德外交部人員無法再繼續從事這一領域的工作。前東德駐羅馬尼亞和意大利大使 Hans Voss 回憶當時被正式告知,聯邦德國外交部不再希望他和他的同事們繼續在那裡工作。他認為,一定是意識形態原因促使決策者徹底不再考慮他們的專業技能,經驗和關係網絡:

 「他們的理由是,我們一直是競爭者。西德方面一直盡一切努力減弱我們在海外的地位,此後則是消除任何東德存在的痕跡。之後,西德外長 Genscher 表示,他們將接管我們的地產,但不會接受任何外交人員。」

只接管東德外交機構的財產

 當被問起 1990 年 10 月之後前東德外交官所受到的待遇時,前東德駐丹麥以及駐瑞典大使 Erich Wetzl 搖了搖頭。他堅持認為,統一後的德國原本可以很好地利用他和同事們對特定國家的深刻了解以及他們的語言能力。他說,前東德外交官與一些國家有很好的聯繫,而西德在這些國家完全沒有外交人員,而且,「我們所做的工作也都是外交官通常的工作內容,是一樣的。我們分析局勢,幫助建立政治,經濟和軍事聯繫。我們公開討論問題,毫無意識形態障礙。」

 不過, Wetzl 當時也不得不離職。 1990 年,在他離職前數天,他在斯德哥爾摩的東德大使館內,為其瑞典同事舉行了一次盛大的告別儀式。正當晚會進入高潮時,一名西德大使館的技術助理走進來,開始檢查家具並搬走東西。韋茨爾憤怒至極:

 「他走進大使館,還走進我的公寓,看看我們有什麼,比如麥森瓷器之類。我告訴他, 10 月 3 日之後他可以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但在那之前不行。他們對我們的三幢優雅建築感興趣,還有我的大使專車,一些畫作等等。這些是他們感興趣的東西,但他們對我們這些人毫無興趣。」

 像這樣的事件使得前大使 Neugebauer 變得憂鬱:「一個外交官的立場究竟是怎樣的?他是應該按照政府下達的指令行動,還是一個自由的人?他當然不是一個自由的人。要是今天來看,我永遠不想再從政或者當外交官。因為我相信政治仍是世界上最骯髒的東西。政治首先是製造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的工具。

 但並非所有前東德外交官都這樣看。他們中有數百人定期在柏林市中心的一個俱樂部聚會,回憶往日時光,討論當前外交政策。

(2010/10/2)


副欄/Lim Bun-hoa (林文華)

【數位台灣家族】 www.digitaiwan.com
 建自 1996.9.25. Lim Bun-hoa (林文華) /
 訂閱或停訂“數位台灣電子報”: bunhoa@digitaiwan.com
 數位台灣家族 RSS  http://www.digitaiwan.com/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