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台灣 電子報 20100625-1

__ 國際訊息 __

無辜的血沒有白流/騰龍, BBC

www.bbc.co.uk


 1998 年,布萊爾政府終於任命前高等法院法官薩威爾勛爵,讓他 12 年的時間,傳喚 921 名證人、搜集 2,500 份書面證詞,寫下 5,000 頁的報告。英國納稅人為之付出了近 2 億英鎊的費用。
 《薩威爾報告》終於還清白予無辜者。 38 年後,死者的家屬才可以開始真正意義上的撫平失去親人的傷痛。

 38 年後,歷史終於還清白於無辜者。歷史的一頁能否就此翻過?

我的心被憤怒包圍
我的大腦充滿危險的空白
我在他們的舊地徘徊
走在浸血的土地上
正義埋入塵土
就像冬天裡種下的橡子
直到橡樹在德里破土而出
13 人倒下的地方

—— 摘譯自 1995 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愛爾蘭詩人希尼的詩《通往德里的路》 (The Road to Derry by Seamus Heaney)

 38 年後,面對終於破土而出的「正義的橡樹」 —— 公開調查“血腥星期天” (Bloody Sunday) ,即英軍在北愛爾蘭倫敦德里街頭槍殺示威者事件真相的《薩維爾報告》 (Saville Report) ,英國首相卡麥隆說:「英軍的行為,既無辯解理由也無理由辯解 (unjustified and unjustifiable) 。它是錯誤的。因此,我代表政府,也代表國家,表達深切的歉意。

歷史終於可以這樣記載他們

 1972 年 1 月 30 日,倫敦德里 (Londonderry ,獨立派人士稱德里) 街頭。英軍與抗議英國統治的民權示威遊行的人群對峙。

 下午 4 點 10 分左右,士兵朝示威者開槍。在不到 30 分鐘的時間內, 21 名士兵共發射了 108 發子彈。 13 名示威者當場被打死, 14 人被打傷 (其中一人 5 個月後死亡) 。

 歷史終於可以這樣記載:

 「 John Duddy , 17 歲。未攜帶武器,被士兵 R 無故射殺。」

 在記錄“血腥星期天”的眾多歷史照片中,最具震撼力的一幅,是一位神父 (Father Edward Daly) 手舉浸滿血跡的白手巾,請求持槍的士兵讓他們把一位受傷者抬走。照片中的被抬者就是 17 歲的少年 Duddy ,他握著神父的手死去。

 「 Patrick Doherty , 31 歲,六個孩子的父親。未攜帶武器,被士兵 F 無故射殺。」

 Doherty 是匍匐在地上爬著試圖逃離衝突現場時,被從背後開槍打死的。

 事實上,《薩威爾報告》的結論是:所有 14 名死者都沒有攜帶武器、沒有對士兵的生命構成威脅。他們不是「暴徒」。

 《薩威爾報告》終於還清白予無辜者。 38 年後,死者的家屬才可以開始真正意義上的撫平失去親人的傷痛。

38 年漫長的等待意味著什麼?

 在一個民主國家, 14 位無辜平民被軍隊開槍射殺,何以 38 年之後真相才終於昭示天下?

 如果拋開北愛爾蘭充滿暴力、血腥而又極其複雜、敏感的歷史背景,這樣的問題似乎擲地有聲。

 上個世紀 60 - 90 年代,在北愛衝突歷史上被稱為「動亂」 (the Troubles) 的時期,有 3,000 多人死於謀殺、槍殺、暴力。放在這個歷史背景下,這樣的問題似乎又顯得蒼白無力。

 同樣不容忽視的是,《薩威爾報告》徹底排除了一直以來的一個「陰謀論」,即政府和軍隊蓄意要製造流血。報告認定,悲劇是由於具體執行任務的軍官違背命令、個別士兵失去自控造成的。

 英軍多位現任和離任的高級將領,包括當時曾在倫敦德里執行任務,後任至陸軍總司令的退休將軍傑克遜爵士 (Sir Mike Jackson) 都強調,先後駐扎北愛的大約 25 萬多名軍人,在隨時面臨爆炸襲擊、槍殺綁架的威脅下,絕大多數保持了高度職業精神,為減少衝突各方的流血,為北愛走上和平進程產生了至關重要的功用。

 他們個人為此付出的代價也是高昂的。先後有 651 名軍人被打死, 6 千人受傷。

 倫敦德里的流血事件發生後,當時的英國政府立即下令調查,隨後公佈的報告被廣泛認為是為軍隊開脫責任,要求重新調查的呼聲從未間斷。

 1998 年,布萊爾政府終於任命前高等法院法官薩威爾勛爵,讓他花 12 年的時間,傳喚 921 名證人、搜集 2,500 份書面證詞,寫下 5,000 頁的報告。英國納稅人為之付出了近 2 億英鎊的費用。

 38 年的等待,對受害者家屬是漫長的,但沒有白等。

歷史的一頁是否能就此翻過

 《薩維爾報告》的結論是否會導致對開槍士兵提起公訴、追究刑事責任,決定權在北愛公共檢控署 (Northern Ireland's Public Prosecution, PPS) 手裡。

 北愛公共檢控署首先要考慮成功定罪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事隔 38 年,取證極為困難,加上在薩威爾調查中的證人都得到了不會因言獲罪的豁免,即不能把他們在薩威爾調查中涉及自己的證詞做為將來起訴他們的證據,此時法律專家大多認為,提起公訴的可能性不大。

 其次,檢控署強調,是否提起公訴,要看是否符合公共利益。

 北愛衝突中喪生的三千多人,絕大多數仍然是無頭案。有人曾建議仿照南非解決種族隔離時期遺案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建立一個類似的調查委員會。但是,英國議會北愛事務委員會 (the Northern Ireland Affairs Committee) 作出的結論說,無論是受害者,還是武裝衝突的各派成員,都還沒有做好接受真相與和解進程的準備。

 英國首相卡麥隆在代表政府表示道歉的同時,強調希望歷史的一頁就此翻過。

 歷史的一頁是否能就此翻過,是否應該就此翻過?恐怕也只有歷史能做出回答。

(2010/6/23)


副欄/Lim Bun-hoa (林文華)

【數位台灣家族】 www.digitaiwan.com
 建自 1996.9.25. Lim Bun-hoa (林文華) /
 訂閱或停訂“數位台灣電子報”: bunhoa@digitaiwan.com
 數位台灣家族 RSS  http://www.digitaiwan.com/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