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台灣 電子報 20090524-1

__ 國際訊息 __

德國憲法框架依舊行之有效/Felix Steiner, 祝紅, DEUTSCHE WELLE

www.dw-world.de


 如果數年來越來越多的德國居民認為,社會安全與難以進一步定義的的社會“公正”比自由更為重要的話,那麼人們必須對此敲響警鐘。因為獨裁政權也經常高舉“正義”大旗,然而,自由只有在民主國家才能得到保障。因此,自由絕非是一成不變的狀態,而是在一個有活力的民主國家裡,不斷得到保障和爭取的結果,需要每一個公民的認同和積極參與。

 今年是聯邦德國成立 60 週年大慶,德國憲法,也就是基本法同樣誕生 60 週年。二戰戰後格局對聯邦德國的成立產生重要的影響,而對德國的重建而言,基本法則確定了一個最基本必要框架。本台評論員 Felix Steiner 認為,在基本法誕生 60 年後的今天,這一框架依舊行之有效。

 如今的聯邦德國是一個穩定的,運作有效的民主國家;是國際社會一個受人尊敬的成員;一個不令人膽戰心驚的友好鄰國;一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富裕國度。對許多國家來說,聯邦德國是他們效仿的榜樣。

 然而,所有這一切在 60 年前卻是人們無法預料的。聯邦德國成立於 1949 年,那時的德國尚處於被佔領狀態,在美國、英國和法國的敦促和幫助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正式成立。那時只有德國的西部地區,所以被德國政治家們視為臨時性的過渡。 1949 年 5 月 23 日,對西部地區的德國居民來說並不是一個快樂的日子,各種各樣的煩惱困擾著他們︰在轟炸中被摧毀的城市住房極度緊缺, 7 百萬前東部地區的被驅逐者苦苦地尋找新的家園,就業崗位少得可憐,一百多萬德國男性在大戰中失蹤或被關在戰俘營中。加上前所未有的納粹罪行,致使 1949 年的德國受到國際社會的一致孤立。

 那麼,究竟是什麼使 60 年前的德國發生了轉變,並取得了驚人的成就?主要有兩大原因︰聯邦德國的歷屆總理都非常出色。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康拉德﹒阿登納、維利﹒勃蘭特和赫爾穆特﹒柯爾。阿登納始終對自己的國民保持特有的警醒和懷疑,將德國根植於西方的價值體系之中,從而避免了自己的國家重複歷史上兩次將歐洲引入世界大戰的災難性錯誤。勃蘭特則跨越鐵幕的意識型態隔閡向其東部鄰國伸出和解之手。而赫爾穆特﹒柯爾則是兩德統一的設計師和締造者,他也打消了世人懼怕德國納粹陰影重現的擔憂。

 第二個原因顯然是聯邦德國戰後所取得的驚人的經濟成就。從上一世紀 50 年代起,隨著德國居民生活水準的提升,人們對自由民主等西方價值觀的信任也隨之大增。自那時起,極端政黨,無論極左還是極右翼黨派在任何聯邦議院大選中均無法如願獲得成功。 1990 年春民主德國歷史上唯一一次自由議會選舉不僅僅是對自由的肯定,更是對模仿西部模式走富裕之路的肯定。

 以上事實表明,即便在週年慶祝之際,也不得有絲毫自滿。穩定的民主國家本身就是一種價值體現 ── 即使是在經濟危機中也同樣如此。但如果數年來越來越多的德國居民認為,社會安全與難以進一步定義的的社會“公正”比自由更為重要的話,那麼人們必須對此敲響警鐘。因為獨裁政權也經常高舉“正義”大旗,然而,自由只有在民主國家才能得到保障。因此,自由絕非是一成不變的狀態,而是在一個有活力的民主國家裡,不斷得到保障和爭取的結果,需要每一個公民的認同和積極參與。在問世 60 年後的今天,德國基本法為此確定了一個理想的框架。

(2009/5/23)

【數位台灣家族】 www.digitaiwan.com
 建自 1996.9.25. Lim Bun-hoa (林文華) /
 訂閱或停訂“數位台灣電子報”: bunhoa@digitaiwan.com
 數位台灣家族 RSS  http://www.digitaiwan.com/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