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台灣 電子報 20090425-3

__ 國際訊息 __

回顧 1849 4 月德國革命/Matthias von Hellfeld, 楊家華, DEUTSCHE WELLE

www.dw-world.de


 1849 ,德國人失去了透過民眾運動,在歐洲建立一個“德意志民族國家”的最後機會,其後果是;歐洲中部成為持續動盪的地區,直到 1989 年。

 19 世紀中葉,德國嘗試建立公民民主制度的努力以失敗告終。當時滿懷希望的革命者,以高度熱情投入革命事業。 1848 和 49 年交替之際,在法蘭克福保羅教堂召開的德意志國民議會,想要在歐洲中心地帶建立一個“德意志民族國家”。當時辯論的核心是,哪些聯邦國家可以歸屬於德意志帝國。但國民議會爭取各君主國統治者組成一個君主立憲制國家的努力未能成功。

 1849 年 4 月 3 日,由參加法蘭克福德國國民議會的 32 名與會者所組成的代表團,前往柏林晉謁普魯士國王弗利德里希﹒威廉四世。他們帶著選舉普魯士國王威廉四世為新德意志帝國皇帝的建議書。新帝國憲法是在法蘭克福召開的國民議會中討論形成的。當時主張“大德意志方案”和“小德意志方案”的對立兩方各持己見,相持不下。談判過程相當艱巨。

 議員們喊道︰「應該建立大德意志帝國,以便與中世紀皇帝們的偉大傳統聯繫起來,是他們把“德意志民族神聖羅馬帝國”帶向了聲望和榮譽。此外,普魯士和奧地利理所當然都屬於大德意志帝國,這一點毫無妥協餘地!」

 「但是該怎麼處理那些不說德語,卻生活在普魯士或者奧地利的人呢?他們也屬於德意志帝國嗎?」

 「在我看來,這些地區可以分離出去。他們無論如何不屬於德國。」

 經過長時間的辯論, 1849 年 3 月底終於進入了投票時刻,大多數同意建立君主立憲制帝國,新德意志帝國的皇帝應該由普魯士國王弗利德里希﹒威廉四世擔任。幾天後,代表團啟程前往柏林,向普魯士國王通報最新情況。

 議員代表非常禮貌地說︰「我們有幸向普魯士國王陛下通報法蘭克福國民議會表決的結果。」

 國王嘟嚷著︰「你們議會同事已經發來了一份電報。他們顯然等不及了。」

 代表說︰「是的,是的。議會作出決議,請求陛下接受德國皇帝這一尊貴的頭銜。」

 國王拒絕地說︰「我絕不會幹的。這個攝政權不是上帝的恩賜,它不具備聖十字架的標誌!這頂皇冠相當於一個鐵打的狗項圈,要把我拴在革命、背叛和出賣的恥辱柱上!這幫無賴怎麼敢把我封為皇帝!」

 代表們還沒來得及安撫憤怒的國王,國王已離開了大廳,還扔下了一句讓人第六感到德國革命即將失敗的話:「對付民主主義者,只有動用士兵!」

 這句話摧毀了法蘭克福國民議會議員們實行民主的希望。不久後,奧地利和普魯士的代表分別被召回,剩下的議員們則退守斯圖加特。 1849 年 6 月 18 日,在帝國攝政的壓力下,符騰堡軍隊將議會的最後一批議員驅散,並封鎖了議會大廳。 1849 年 7 月 23 日,德國革命終於畫下失敗的句號,那天,被包圍在拉斯台特要塞的革命軍宣佈投降。

 德國人失去了透過民眾運動,在歐洲建立一個“德意志民族國家”的最後機會,其後果是;歐洲中部成為持續動盪的地區,直到 1989 年。

(2009/4/24)

【數位台灣家族】 www.digitaiwan.com
 建自 1996.9.25. Lim Bun-hoa (林文華) /
 訂閱或停訂“數位台灣電子報”: bunhoa@digitaiwan.com
 數位台灣家族 RSS  http://www.digitaiwan.com/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