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台灣 電子報 20090330-1

__ 國際訊息 __

用全球貨幣取代美元,說易行難/James Saft, REUTERS

cn.reuters.com


 無疑地,當前的貨幣體系存在不穩定性,但也擁有很大的防禦優勢,保留現有貨幣體系能讓美國和其它國家避免作出艱難決定,為經濟決定付出實際的市場代價
 超主權貨幣料難在未來一兩年內現身,全球失衡問題須在當前貨幣體系下解決、或迂迴處理。

 【路透倫敦 3 月 26 日電】無論現在或者將來,美元都是美國的流通貨幣,也一直在給自己和他人帶來問題。

 中國本週初支持設立全球貨幣,這個想法很有意思,也有可圈可點之處,只是短時間內不太可能實現。

 美國希望美元做為全球儲備貨幣,隨心所欲成為各國外儲資源的願望昭然若揭,尤其考慮到美國需要以合理的低成本為巨額債務融資。雖說對美元的地位或多或少存在共識,但美元的實際影響也很駭人。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週一提議,在國際貨幣基金會 (IMF) 特別提款權 (SDR) 的基礎上,建立新的超主權國際儲備貨幣。

 周小川的提議與俄羅斯上週提出的想法相呼應。俄羅斯表示將在 4 月 2 日的 20 國集團 (G20) 倫敦會議上提出這個議題,並稱該想法贏得包括巴西、印度、韓國和南非等新興市場經濟體的支持。

 無疑地,當前的貨幣體系存在不穩定性,但也擁有很大的防禦優勢,保留現有貨幣體系能讓美國和其它國家避免作出艱難決定,為經濟決定付出實際的市場代價。

 這也難怪美國總統歐巴瑪會直接表示不認同建立超主權國際儲備貨幣的想法。「我不認為有必要建立全球貨幣。」他說道,並指出美元「目前格外堅挺。」

 說得沒錯。美元堅挺得有些過度了,尤其是思及量化寬鬆和因發債爆增所需應付的長期龐大成本,還有為清除不良後果而不斷增加的援助計畫。

 實際上,唯有考慮到外國央行不斷增加巨額美元外儲、且美元是商品和能源交易的國際通用貨幣等因素時,才能充分解釋美元為何會「格外」強勁。

 美國財長蓋特納週三稱,美元仍是全球儲備貨幣,很長時間內都將如此,但他表示對擴大 IMF 特別提款權的使用範圍持開放態度。

 美元的中心地位有兩個讓人又愛又恨的主要含義。

 對美國而言,進行債務融資可以說是坐享其成。隨著人們買入和持有更多美國公債,美國就能獲得成本更低的融資。當然那有點像嗜酒的酒吧服務生,能因工作喝到打折的酒水,取得了實質優惠,但又不比真金白銀。這還意味著,即使美國有意壓低美元,它也無法總是把握主控權,因為海外央行買入美國公債常壓低長債價格和融資成本,但卻推高美元,從而攪亂美國發售短債佈下的那盤棋。

舊體系衰落、待建新秩序

 美國的儲備狀況同時也給中國等奉行重商主義的國家帶來以下機會:讓本幣匯率保持低位,建立巨額美元儲備,並給美國這隻乳牛強行灌注廉價信貸,讓其購買進口商品。

 不過那可能不再奏效,因為美國這隻乳牛所有的胃都滿了,而奶卻越來越少。

 情勢也呼喚各國建立儲備,以備艱難時期之需和避免服下 IMF 的紓困苦藥。 1997 年後,很多亞洲國家元首似乎都信誓旦旦地表示將採取所有必要措施,其中就通常包括建立美元儲備,來避免向 IMF 求援或徵詢問題解決辦法。

 那更加顯示以美元為全球儲備貨幣的舊體系在走向消亡,但我懷疑,沒有一番鬥爭和各國通力合作出讓部分主權,甚至是更大的利益,舊體系會輕易退出歷史舞台。

 中國表示願意將自己的部分外儲資產控制權授予 IMF ,這令人驚訝和振奮,但我覺得此一情勢要迅速普及恐有困難。

 所以,超主權貨幣料難在未來一兩年內現身,全球失衡問題須在當前貨幣體系下解決、或迂迴處理。

 我能想到的最佳猜測是,情況多少能朝正確方向發展。在美國當前的政策下,即便沒有中國方面的影響,美元亦將走軟。亞洲出口國家的儲備增長普遍放緩,用於購買美元和美國公債的資金流將減少。

 到時候所有國家都有一肚子苦水。中國和其它國家將發現自己的投資貶值,即便他們死撐著不割肉。而對美國而言,實施貨幣政策和為財政政策籌資的過程將變得艱難許多。

 所以,讓我們對美元霸權說再見吧,也許還帶著除之而後快的歡欣,但不要期待全球合作體系能輕鬆快速地建立起來。

(2009/3/27)

【數位台灣家族】 www.digitaiwan.com
 建自 1996.9.25. Lim Bun-hoa (林文華) /
 訂閱或停訂“數位台灣電子報”: bunhoa@digitaiwan.com
 數位台灣家族 RSS  http://www.digitaiwan.com/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