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台灣 電子報 20090310-2

__ 國際訊息 __

從一個普通圖博人的經歷看 50 年前的歷史/Nina Ritter, DEUTSCHE WELLE

www.dw-world.de


 「當時的社會氣氛非常緊張。民眾自發地舉行了示威活動。他們高喊著我們要主權,漢人必須離開 Tibet 的口號。示威的圖博人都非常激動。我看見到處是帶槍的軍人。我當時就想,現在糟糕了。」

 1959 年達賴喇嘛逃離了 Tibet (西藏) 。當年從 Tibet 出走的並不止他一人。據估計,大約 8 萬圖博人跟隨達賴喇嘛的足跡流亡到了印度。普康仁波切就是這部分流亡人士中的一位。如今他已經 66 歲,生活在德國波昂市附近。普康小時候曾被父母送進了距離 Tibet 首府拉薩不遠的甘丹寺出家。普康在那裡生活到 9 歲,直到 1950 年中國人民解放軍進 Tibet 為止。

 一所白色的獨門獨院房子被矮樹籬芭圍了起來。大門入口的窗戶上懸掛著一幅小小的雪山獅子旗。普康開了門。他梳理得一絲不亂的頭髮已經全都白了。藍色的毛衣領口上可以看到熨燙得平平展展的襯衣領子。人們從這位老者的外表上,已經完全看不出當年他顛沛流離逃亡生活的任何痕跡了。 50 年前的 1959 年,在 Tibet 被中國軍隊佔領後,普康就像達賴喇嘛和成千上萬的圖民一樣,逃離了 Tibet 。他告訴記者說,他在 Tibet 時對漢人的最初印象還是很不錯的。「當漢人進入 Tibet 時,我對他們的印象完全不像過去想像的那樣。他們非常友好,而且非常願意幫助當地居民。」

 然而 1957 年情勢突然發生了轉變。中國中央政府下令,在 Tibet 東部地區實行社會主義改造。當地圖民的反抗遭到了血腥鎮壓。第一波流亡浪潮從此開始。普康說︰「當時許多人從 Tibet 東部逃往 Tibet 中部地區。我們見到了不少難民。圖民逃亡從此開始。」

 隨後拉薩圖博人和漢人之間的矛盾也不斷加深。 1959 年 3 月達賴喇嘛受到邀請,到解放軍一個軍事基地觀看文藝演出。但是他必須隻身前往。圖族老百姓猜測說,中國軍方要綁架達賴喇嘛。於是數萬圖博人包圍了達賴喇嘛的夏宮,希望他不要前往中國軍隊的駐地。一場大規模的民眾起義行動從此拉開了序幕。圖博人以此表達對漢人在 Tibet 統治的強烈不滿。

 達賴喇嘛後來逃到了印度。普康當時只有 17 歲,他與一個朋友生活在拉薩。「當時的社會氣氛非常緊張。民眾自發地舉行了示威活動。他們高喊著我們要主權,漢人必須離開 Tibet 的口號。示威的圖博人都非常激動。我看見到處是帶槍的軍人。我當時就想,現在糟糕了。」

 出於安全考慮,普康和他的朋友返回了甘丹寺。這裡距離拉薩有一天的路程。「有一天有人帶來消息說,拉薩已經淪陷了,達賴喇嘛也逃走了。聽到這個消息,大家都不由自主地說,那我們也必須趕快逃離。」

 當時已經沒有任何時間做旅途上的準備了。中國軍隊正在追蹤從各地逃出的大批圖博人。在即將到達印度邊境時逃跑的圖博人被包圍了。追趕的中國軍隊距離這些圖博人只有一天的路程。唯一的出路是南邊。但南邊是白雪皚皚的群山。「我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怎麼辦。看來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等著中國軍隊趕來,然後我們 與他們拼死一戰了。忽然有個人想出了一個主意。於是大家到週遭地區找到了一些氂牛。氂牛在前面走,開出一條路來,我們這些人隨後跟上。晚上漢人就到了我們先前停留過的地方。一些還沒有來得及走的圖博人 與漢人打了起來。我們從山那邊聽到了槍聲。肯定有不少人因此而喪生。」

 普康最後終於到了印度。他在印度繼續學習佛學,而且又戴上了紅色的僧帽。他自己的僧帽在逃亡時被存放起來了。「因為我們已經報定了必死的決心。如果我們落到漢人手裡,我們準備盡全力抗爭。」

 普康在德國已經生活了 40 多年。他在這裡的生活完全德國化了。他的房後是一片草地,客廳裡有個大壁爐。在飯桌的上放,掛著幾張 Tibet 和達蘭莎拉的照片。中間還掛著一個布穀鳥報時鐘。普康當年是做為圖博語教師來到波昂大學圖語系教書的。然而他永遠不會忘記自己的家鄉 Tibet 。桌上還有幾張預告 3 月 10 日舉行示威遊行,紀念拉薩民眾起義 50 週年的活動傳單。

(2009/3/7)

【數位台灣家族】 www.digitaiwan.com
 建自 1996.9.25. Lim Bun-hoa (林文華) /
 訂閱或停訂“數位台灣電子報”: bunhoa@digitaiwan.com
 數位台灣家族 RSS  http://www.digitaiwan.com/rss